首页 > 娱乐八卦 >

因颜值高而走红

2018-07-14 10:04:15 来源:网络

 “我是矛盾的,无法让自己躲在文人安静的书桌后,我错过那个时代了,所以说我连作家这个身份都生不逢时。现在流行网红,你要把自己拿出来,大大方方地放在桌上给人看,逃不掉。”
这段话摘自被称为“台湾青春文学教主”明星煌在大陆出版的散文集《不怕青春太疼痛,只怕青春没来过》。散文集的主角一般都是作家自己,他们的生活、成长、写作、交游以及对于这个世界的看法,几乎整本离不开一个“我”字。但当下的散文集还采用了另一种方式将“我”放大,那就是穿插在文集中的作者照片。

因颜值高而走红

明星煌
出生于1994年的明星煌一开始对于在散文中“自剖自己”这种做法并不能完全接受,删掉了很多关于“我”的部分。书变薄了,便只能让照片充页数。在拍照和自剖之间,他宁愿选择前者。
和作家的传统“出道”方式不太一样,明星煌不是因为大赛得奖、也不是因为作品被知名文学杂志刊发而为人所知。他先是如“奶茶妹妹”一般,被路人拍照片并上传网络,因颜值高而走红。后来因此受邀参加了多个台湾综艺节目,包括《康熙来了》《大学生了没》等等,名字被更多人知晓。之后出版的第一部小说《花漾心计》也因此受到了很多关注,很顺当地成为“台湾青春文学教主”。
虽然也在台湾的文学大赛中获奖,也曾进行“纯文学”的写作,但明星煌觉得自己更喜欢用“大众文学”的方式引起读者共鸣。毕业于台湾大学中文系,系友中十年也就出了他这样一位大众文学作家。他说自己在文字上已经刻意追随主流,但作品依然被认为是“精致的青春文学”。
明星煌认为朱天心、张曼娟年轻时是台湾作家最好的时代,现在写作出版都不如那时“严谨”,门槛低了很多。这个时代,作家不单单以文字、思想示人,颜值和个人魅力也会被读者关注。生活在这样的现实中,他也能够接受“颜值”和“文字”并行,但还是希望尽可能提升文字的品质。“虽然无法做到像张爱玲那样‘字字珠玑’的程度,但还是希望自己的文字是优美的,而不是大白话。”
不过他也有自己的担心,因为知道确实有一部分读者会来买自己的书,却不知道他在写什么,对他的喜欢更多是一种对偶像的崇拜。他不知这样的读者占比有多少,可担忧自己有一天不再引人关注时,继续留下来关注文字本身的读者会变少。
以下为澎湃新闻()记者在“海峡两岸青年发展论坛”期间对明星煌的专访。
澎湃新闻:你的写作生涯是怎样开始的?
明星煌:我在台湾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就有出版自己的作品。这之前也一直在进行少量创作,但那个时候快毕业了,想着要当作家的话,就要赶快完成作品,不能像之前那么随意。结果没想到写出来就变成作家了。我的作家生涯算比较幸运的,很多人可能要有一段煎熬的日子。也可能因为我之前参加综艺节目,后来转型作家算比较顺畅的。
澎湃新闻:所以在这之前有进行写作吗?
明星煌:我是从高三开始认真写作的。因为台湾有两次高考的时候,我一开始不想认真准备第一次考试,反之参加了一些文学比赛,其中包括“台北市青少年文学奖”,也都有得奖。那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可以写作,便开始常态化的写作。
我那个时候还不太会写散文和诗歌,但这些作品都有入围。但到后来才发现,才华在一开始可能让人惊艳,但最后还是需要切实的积累。
台湾的文学奖一般都是关于纯文学的,但后来我发现自己的兴趣在大众文学。我的第一部小说《花漾心计》,当时是尽量用纯文学的方式来写一个青春故事,有些像现代版的《红楼梦》。当时用了很大心力进行写作,台湾大学的教授也有为这部小说做推荐。
澎湃新闻:是什么原因促使你转变,不再专注纯文学的写作?
明星煌:因为初期参加的比赛都会获奖,我那时少年天真似的认为自己很有才华。但后来获奖的概率变小了,落差还是有些大,有点受伤,天真地决定再也不要写。
我到台大中文系读书后有进行认真思考,才发现纯文学和大众文学这两个领域在受众方面是不同的。我后来更希望自己写有品质的作品,也有文学性,但要能够被我的同龄人在生活中简单得了解。如果有太多“纯文学”的元素在其中,就变成了“阳春白雪”。
澎湃新闻:那你自己是如何理解“纯文学”这个概念的?
明星煌:我觉得“纯文学”是作者追求自己想要的事件、概念和想法。比如说纯文学讨论“某个时代的人为何要遭受那么多痛苦”,但在大众文学中就会很戏剧性地描述他们如何受苦,所以纯文学会显得平淡一些,但有些也很好看,而且我不否认纯文学比较有深度。即便我在进行大众文学的写作,但还是将一些经得起反复阅读的想法在其中。
澎湃新闻:在台大中文系读书的经历对你的创作有哪些影响?
明星煌:我的书出版后,获得的很多评论都提到文字水准和其他大众文学还是拉开了一定距离,因为大部分青春文学都是快速消费品一般,题材都是“嘻嘻哈哈”式的。我觉得台大的文学培养可能在这方面起到了一定作用。
澎湃新闻:那在你的同学中,像你这样从事大众文学写作的人多吗?
明星煌:前两天还和朋友在聊这个问题,当时帮我写推荐的教授也说,出版文学集的学生有很多,但从事大众文学写作的,十年来就我一个。
澎湃新闻:当时为何会想到去参加综艺节目?
明星煌:因此有一次我在餐厅等朋友,就被路人拍到传至网络,结果没想到被传遍。后来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进入综艺节目。大约有一年的时间都在常态性地出演。我也是后来才淡出这一块,专心进行作家的转型。
澎湃新闻:这段经历对你的写作有什么影响吗?
明星煌:我觉得看到了同年轻人想象中不太一样的演艺圈。在想象中,演艺圈都很梦幻。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陶晶莹,但那时每周录制节目都可以看到她,彼此之间的距离消失了,就是一起工作的状态。但也了解到了一些演艺圈的限制和残酷。所以我觉得那是很梦幻又很幻灭的一年,但也很精彩,因为事件的发生非常密集,包括《康熙来了》也是那一年收官的。也是那一年让我知道自己真正喜欢做什么,觉得写作还是一个比较安静的场域,因为大家还是将“读书人”更多捧在手心里。
上一篇:多年来的赛车梦
下一篇:最后一页

今日热点

    不知道有多少人是跟小六一样,看过头文字D,也曾幻想过自己能如同秋名山赛车手一般...[详情]
     “我是矛盾的,无法让自己躲在文人安静的书桌后,我错过那个时代了,所以说我连...[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