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坛快讯 >

极限运动不是虚张声势和死亡。

2019-12-05 05:11:52 来源:网络

吴永宁倒台已经两年多了。与此同时,他的母亲把直播平台所属的公司带到了法院。11月22日,该案件在二审时被判刑,维持一审判决的结果,直播平台还补偿了他的母亲何某3万元。

在中国称自己为高原挑战第一人之前,吴永宁涉足了娱乐业。他学习武术,组织武术,后来投资于极限挑战视频拍摄,赢得了数以百万计的粉丝。他说,我一定是玩得最难的人。我每天都爬。我在玩我的生活。当残疾,不能移动,死亡,不会玩。吴永宁不是不知道危险,但它最终被挑战的冲动压倒,是思考。

当然,危险是极限运动的特点,但它的初衷并不是成功,更不用说寻找死亡。以跳伞为例。2015年,美国人跳伞350万次,导致21起事故死亡。虽然跳伞造成的死亡风险并不高,但其较低的事故率足以说明极限不是为了生死而战。

纪录片徒手攀岩讲述了阿历克斯·霍诺德赤手空拳攀登酋长岛的梦想。与吴永宁短暂频繁的土地交换和升级困难不同,霍诺德在长期攀岩训练的基础上爬了近60次埃米尔岩。在他看来,这样做是为了一遍又一遍地尝试不同的岩石点,研究最困难的领域。缺乏必要的准备,必须陷入自己的危险之中,原因不仅是简单的,不仅不能理解极限运动的原意,或者忽视生活。

回首吴永宁的人生攀登,似乎更令人兴奋,目前,Si人都不在了,我们无法猜测极限挑战是迎合潮流,还是追求极限,但他的朋友们证实,他经常疲于参与挑战,好几次处于生死边缘。

不像霍诺德在攀登前做得很好,吴永宁突然去世,也让他的亲戚伤心。从吴永宁身上,很难看到极限运动的精神震撼和精神上的充实,但对他的高楼大厦的倒塌却是一件遗憾的事。

带着对未知的好奇和放弃未来的勇气,人类可以跟随和感受明星的光辉时刻,极限运动不是盲目地尝试犯错,把生活当作笑话,只有纠正对极限运动能能和自吹自擂的误解,才能更好地传播极端精神,传播积极进取的价值观(白一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