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d锐龙线程撕裂者、intel酷睿x已经停产

2022-05-14 13:44:13 文章来源:网络

AMD锐龙线程撕裂者、Intel酷睿X在发烧级桌面**(HEDT)上一度打得火热,但是根据工作站厂商PugetSystems的说法,发烧级处理器正在市场上消失,AMD已经停产了线程撕裂者3000系列。

同时,AMD新**的线程撕裂者PRO5000WX系列仅限工作站市场而不零售,Intel的酷睿X系列已经断更三年,AlderLake-X、SapphireRapids-X何时发布没有定数,后者也被传将仅限工作站领域。

结果就是,眼下,发烧友们已经没有发烧U可玩了。

PugetSystems工作站月度销量统计显示,2020年年中之后,AMD线程撕裂者在高端处理器占比中一直遥遥领先,**多一度达到35%,但**近一个月基本消失,全没货了。

与此同时,Intel酷睿X系列由于产品断代,占比一直不足5%,如今也完全看不到了。

细看3月以来的周销量统计,AMD线程撕裂者从4月中旬开始基本无货,进入5月后就彻底没了。

2021年11月至今,PugetSystems所售整机中,AMD线程撕裂者、线程撕裂者PRO分别为18.4%、14.4%,合计32.8%,还是很可观的,甚至超过了AMD锐龙的28.9%,并且非常接近Intel酷睿的33.8%,此外Intel至强W仅仅占4.3%。

这足以说明,线程撕裂者家族还是很受欢迎的。

此外,在零售市场上,线程撕裂者也极难买到。

无论**国新蛋还是国内**等**,线程撕裂者3000系列基本都没货了,就连AMD官方旗舰店内也已下架,只有少数第三方店家在售,而上**线程撕裂者2000系列更是早已退市。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竞争缺乏。

Intel在发烧级市场上已经三年多毫无建树,未来也不甚明朗,AMD自然没有动力继续发力。

第二,技术和应用限制。

线程撕裂者已经做到64核心,再增加更多核心意义不大,提升频率又难度极大。

第三,成本考虑。

无论线程撕裂者还是酷睿X,其实都是从数据中心**移植过来的,同样的硅片**简规格而成,制造成本其实是一样的,但做成数据中心级的霄龙、至强,价格直接提高一两个数量级,期间的利润空间差异极大。

Zen3撕裂者家族只出PRO版而没有消费版,也是同样的道理。

第四,主流**突飞**进。

锐龙95950X已经提供了16核心32线程,酷睿i9-12900K/KS也有16核心24线程,再加上对内存、PCIe的充足支持,已经可以满足绝大部分发烧友、内容创作者的需求,实在不够的也有高级工作站可以选择。

未来还会有新的发烧级U吗?可能很大程度上就看Intel能不能给力了。

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快科技

责任编辑:上方文Q文章纠错

话题标签:线程撕裂者AMDIntelCPU处理器

被视为下**电池的“固态电池”,可能在近5-10年内都无法大规模量产应用。

固态电池是一种使用固态电极与电解质的电池,相较于锂离子电池而言具有更高的能量密度,同时更加安全。因此更加适合电动汽车使用,被视为电动汽车的“救星”,在新能源车逐渐升温的今天,固态电池同样备受资本关注,并获得大量投资。

即便是站在风口上,固态电池的实际情况可能并没那么乐观。近日,专注新能源、电动汽车等领域的韩国研究机构SNE发表了一篇文章,也给固态电池的量产落地泼了一盆冷水。

SNE公司在今年的“下**电池研讨会”(NextGenerationBatterySeminar(NGBS))上,对全固态电池展开了讨论。该公司认为,依目前的情况来看,全固态电池的产业化还存在诸多问题,可能在2030年前都很难实现大规模量产。

SNE首先指出了固态电解质在技术层面存在的问题。全固态电池如果从电解质的角度来分类,大致可分为硫化物基、氧化物基和聚合物基三类,然而每一类电解质都存在着不同的技术问题。

硫化物基电解质具有较好的离子电导率,但化学稳定**较差,在潮湿环境下易与空气中的水和氧气发生反应,产生有毒气体硫化氢。

氧化物基电解质虽然在空气中具有更好的稳定**,但对制造工艺要求很高,需进行高温烧结陶瓷工艺生产,这种制造方法能耗高且耗时长,且超薄固体电解质片的形式,在批量生产上更是十分困难。

而聚合物基电解质相对与其他两种电解质材料而言要容易制造的多,但问题在于,这类电解质在室温下只能提供10-7S/cm离子电导率,甚至远低于液态电解质10-3S/cm的常规离子电导率。此外,聚合物基电解质的耐高压型也较差,只能适配磷酸铁锂阴级,限制了应用聚合物基电解质电池的能量密度。

其次,SNE则指出了全固态电池的另一大痛点——成本。全固态电池的成本高昂,主要受限于两点,**是原材料的成本问题,例如锂硫化物的价格是碳酸锂的5-10倍左右;第二则是全固态电池对于生产环境与原材料纯度的要求极高,导致对于生产设备的投资较高。

因此,基于目前的情况来说,SNE预计全固态电池的成本至少是锂离子电池的两倍。这对于本就寻求进一步降低成本的电动汽车而言,倒像是在做背道而驰的事。此外,之前提到的氧化物基与硫化物基电解质均为易碎陶瓷材料,批量生产大尺寸的电解质薄膜可能存在困难,因此全固态电池的量产初期或只能小规模生产,用于一些对于成本容忍度更高的领域。

很明显,全固态电池的量产与应用离我们还很远。但也有不少车企与电池企业提出近期就能将固态电池量产并应用。

事实上,这些企业提到的“固态电池”指的并不是真正的全固态电池,而是一种过渡方案——半固态电池。不过SNE更是“不留情面”的指出了半固态电池的问题。半固态电池并不能提高电池的安全**,因为对于绝大多数的半固态电池而言,固态电解质仅仅涂抹在电极或隔膜的表面,但电池依然依赖于液态电解质来进行锂离子交换,这就意味着半固态电池同样存在由液态电解质所引起的漏液、热失控等安全风险。

**终,需要思考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需要全固态电池?普遍来说,全固态电池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能带来更高的能量密度。但针对这一观点,SNE依旧给出了不同的观点。其认为全固态电池如果想要提高能量密度,关键在于用锂金属负极代替石墨负极,而不是电解质的材料。这样一来,固态电解质反而存在劣势,因为固态电解质本身比液态电解质及隔膜厚数倍,势必对电池能量密度造成负面影响。因此如果能够应用锂金属负极,才是决定电池能量密度的关键。

电池负极材料的研究也是目前的关键之一,并且拥有使用锂金属、硅等材料代替石墨负极的多种技术路线。以硅负极为例,采用这种负极的锂电池能量密度可翻数倍,但同样存在问题,硅材料在发生反应时体积会严重膨胀与收缩,会影响电池的安全与使用寿命。

因此,在能量密度这件事上,可以说全固态电池与此前的锂电池同样面对负极材料的难题不说,如果负极材料的难题得以解决,全固态电池反而还失去了优势。

那么全固态电池是不是只有安全一个优势了?SNE指出,随着技术的逐渐进步,液态电解质同样变得越来越安全。同时,如果应用于未来的锂金属电池,采用液态电解质同样能实现电池**能的全面提升。更重要的是,如果锂金属电池应用液态电解质,则完全可以基于现有的产业链开发,该产业链已具备实现量产化的坚实基础。

文章的**后,SNE总结道,与其过度**作全固态电池,不如更多的关注即将到来的锂金属电池,其同样具备高能量密度的优势,以推动电动化的发展。

上一篇:iOS 16升级名单、内存要求条件齐*光!苹果要放弃多款神机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蚌埠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